祭风

今天是2015年7月14日。

好想看日瓦戈医生au的露

打开摸鱼的本子

隔壁座:“基佬小说吗?”

我:???我不是我没有

我在这里宣布aph永远是我本命!

在没什么人看得到的地方悄咪咪夸一下学姐

她真的超好超温柔呜呜呜呜呜

oc

“我曾经在旧金山的地铁上遇到过一个年轻的神父,那时我十岁。我看见他他低垂的眼睫毛,望着自己的脚尖的目光。他的五官仍未脱出少年的形状,带着几分羞涩。我看着他棕红色的短发还有形状古典的鼻梁,看着他拎手提箱的骨节分明的双手。金色的十字架挂在他的胸前,折射出一道微弱反光。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那天我是那样想要接近那个身影,亲吻那双白皙的手。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刚刚从电影院回来,樱桃味糖果的味道自我遥远的地方传来,降落在我的味蕾上。尼古拉斯凯奇穿黑色大衣的样子、黎明的海岸边、洛杉矶的黄昏。玛丽安娜穿着鹅黄色的裙子,拉着妈妈的手站在我旁边。我知道,回到家迎接我们的会是热巧克力还有棉花糖。虽然我一直不喜欢吃甜食,也总是把它们塞给玛丽安娜。”
“而我仍在一旁看着那个神父的,以一个小孩子羞怯的目光。他注意到我,转过脸来,朝我微笑。我回报以微笑,却很快地躲开了那温柔的目光。到站,闸门打开,他转身离开,留下一个穿黑色圣服的背影。“再见。”我小声地说。再也不会见到了。第二天就是星期天了,有我从前熟悉的一切。“喂,阿德里安,你会为了你爱的人像塞斯那样吗?”玛丽安娜的声音在我耳边模糊地响起。这么多年过去,我早已忘记我当时的回答了。唯一记得的事情是: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和妈妈一起去看电影了。”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
My fair lady.

小声逼逼

老王就是老王 永远为了自己而战
他从来都不是继承了什么所谓红色理想然后为之奋战的人 从来都不是 某些人是不是当他从前白活的?

听了一个上午梅艳芳的live来画画…

SatuRN日生星:

【认认真真的接稿 求扩求约】


各位好,这是我第一次公开接稿子,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说起来原因很可笑,我的父母之一今晚表示拒绝支付所有家庭开销,包括给老伴的、给儿女的,于是,还在准备考试的我以及刚写完论文的姊姊,总得攒点钱儿给老母亲过活。


是這樣的,姊姊尚须等待教授看过论文并且通过口试后才能正式开始工作,而我......一个什么都没法做的学生希望能用我唯一会一点点点儿的事帮忙分担家计。怎么说......我家还有两条狗跟两只猫,饲料猫砂都要钱。没错,说得很明白,就是因为需要钱。




和我相处时间比较长的朋友一定都知道,我纵使有出东西也都只收成本价,很多时候甚至给小伙伴寄免费明信片,鲜少出本,说要出最后都没出(<--坑品???)......对于画图这事儿我非常非常佛系......今天发这帖子心里又忐忑又不情愿,但事实摆在眼前,我想我这次非得做了。




我可以接:


1. Photoshot一切影像处理案件


2. 原创插画 / 同人(CP需向我详细介绍)


3. 头象


4. 平面设计 / 平面编排


5. UI / UX Design


6. 书籍 / 杂志编排




如果你喜欢我的绘画 / 设计风格 ,请私讯我,并告诉我你有什么需求。


我从没接过同人稿件,所以不懂价钱,我不混圈也不跑场次,所以 如果有人能提供我价码,非常感激......。




最后,再次拜托大家帮忙转发,万分感激 :(


【仏英】蒙特利尔最后一夜

属于夏季早晨的阳光布满了蒙特利尔大大小小的角落,今天早上亚瑟就是被这样阳光唤醒的。那如同黃昏前最后的阳光一样柔软,卻又带上了一丝活跃的意味——毕竟早晨算得上是新的一天的开始,令人快乐的时刻。

 他和弗朗西斯从圣劳伦斯河畔走过。不远处的草坪上,成群的加拿大鹅摇摇摆摆。(这场面不免有些滑稽)晨练的人们从人行道上经过,游人举着相机四处走动。圣劳伦斯的河水静静流淌,河面被浅蓝色的天空与阳光浸染,看上去澄澈而剔透。而他们出门的目的——无非就是想享受八月里的好天气。就像是在做着一个长久而惬意的梦,醒来后发现梦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真切。

  事实上,一切都是存在的,在这并不漫长的假日里。

  亚瑟·柯克兰与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相遇于六年前一个喧嚣、疲惫的黄昏,来自巴黎的餐厅主厨在机场的便利店里遇见了刚刚结束工作的民航机长。再也普通不过的爱情故事。嘿,这该怎么解释呢?当你有一天遇见了一个迫切地想要接近,想要同他交谈,想要了解有关他的一切的人时,就能明白了。

亚瑟仍然清楚地记得最初的那个时刻:他从冰柜里拿起一罐冰咖啡,转身走向正对着门口的收银台。这时候,一个穿着淡粉色衬衫和牛仔裤的年轻男子走进门。他有一头极为漂亮的金发,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臂。他抬头,与他视线相撞了短暂的几秒,有那么一刻亚瑟愣了神。一种奇怪而熟悉的感觉包围了他。无比亲切,无比使人想要接近。

  便利店里的灯光使他有些不舒服,可是,那双蓝紫色眼睛周流露出的微妙神情他却真切地感受到了。他犹疑着,并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否正确。售货员把找零递给他,亚瑟拖着行李箱,转身正准备离开,眼神再一次犹疑地从那年轻男子身上掠过几秒。一只无形的大手温柔地拉住他,让他往前走了几步,又让他犹豫不决地在原地徘徊。这样做是否会错过某些重要之事?他对此一无所知。

  亚瑟大步走出门口,忽然又为自己有些懦弱的行为后悔不已。这时,他的身后传来响亮的声音,一个响亮的疑问句。

  “嘿!等一下!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黄昏向来是弗朗西斯一天中尤为喜欢的时刻。这一天,在蒙特利尔的黄昏,他撞见了一个有着绿色眼睛的青年。他们的视线偶然而短暂地相交了几秒。后来那青年很快便转身离开。弗朗西斯盯着那个身穿制服的背影,迈开腿追了过去。

  弗朗西斯只是觉得他应该这么做。

  无比亲切,无比使人想要接近。

  “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

  后来,有了一切。

  



大家好绝产作者来混更了 这是存货其实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