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風

南十字星共和国

Afternoon


 

亚瑟沿着铺上了灰色地砖的人行道走过来,脚步轻快。正是温暖的四月份初旬,来自太平洋的海风吹过,拂动着那些刚刚长出来没多久的树叶。 

  他打开门的时候弗朗西斯正坐在餐桌边上削着柠檬。亚瑟在他的对面坐下,用指甲划破一块明黄色的的柠檬皮,让它的香气彻底暴露在空气中,然后把它凑近鼻子嗅了嗅。看着弗朗斯把黄油切成块放进碗里。 本来做蛋糕这种富有挑战性的活动,也只是在周末的下午偶尔露面。但是——亚瑟扫视着桌子,今天似乎是个例外。面粉和小苏打被放在一起,还有半袋巧克力。鸡蛋还带着水汽,大概是刚刚从冰箱中取出来的。弗朗西斯应该会弄上很久,亚瑟猜测。

  这提醒了亚瑟,自己生日将近。

  在某些程度上来讲,夏天在他出生的四月末旬来临,那时候天空或许会变得更加蓝,而树叶亦将由浅绿转化为深绿。他喜欢这样的时刻。并且喜欢看着夏季的雨水将远处重叠的山峦镀上一层灰白色。现在的气候也同样令人心情舒畅。亚瑟眯起眼睛,从高大的落地窗向外望着。

  然后,他站起身,走到书架前去下他的画本。

  亚瑟正削着一支铅笔,右手将本子摊在膝上,翻开全新的一页。然后用削好的彩色铅笔将攀上篱笆的红色勒杜鹃画下,耳边传来打蛋器的响声与弗朗西斯的声音,“要等上很久呢”。

  知道了。亚瑟回应着,朝着弗朗西斯笑了起来。继续想着该怎么涂画下午四点钟的天空。用湖蓝色加上一些白色或许可以。他的天蓝色颜料用完了。云朵用上一些灰色,然后涂上一些淡粉色会让它们与真实中看起来一样柔软可爱。篱笆上的红色勒杜鹃配上蓝色天空会很好看的,他满意地想。

  “要哥哥我说的话,还是照片才有表现力吧~”

  烤箱预热时定时器发出的声音传来。烤箱前是弗朗西斯的背影,今天他把他的金色卷发用蓝白红三色的发带扎起。身上系着米色的棉布围裙。听到这番话亚瑟皱起眉头,冲着弗朗西斯的肩膀拍了一下。

  “你懂得画面的美吗,笨蛋。”

  他不得不承认的是,下午四点的好天气配上弗朗西斯的背影真的很好看。亚瑟努力地做了一番思想斗争,还是决定等他不在的的时候把他的身影画下来。现在就算了。他想。目前重要的是要怎么把这一堆颜色涂抹的随和一些。

  到底是画面更加有表现力,还是摄影更加有表现力?这是一个他们两人长久以来一直在争论的话题。还记得以前当亚瑟为了画水彩而整的满手颜料的时候弗朗西斯拿着单反。于是当亚瑟每画完一幅画的时候,弗朗西斯手上都会有一张照片作为对比。虽然说像小孩子一样争论一个本来就没有答案的问题有些傻气,但是两个人仍然对此乐此不疲。现在,画完成了。

  亚瑟站起身把本子摊开在沙发上好让它尽快晾干。把铅笔放在书架顶端。空气中弥漫着面糊的甜香气息。定时器响了起来。弗朗西斯把蛋糕端出来放在料理台上。淋上一层白色的糖霜,然后起身离去。暗金色的蛋糕冒着热气。他看见了那扎着发带的背影,想要追上去,却掰下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蛋糕在刚出炉的时候会非常好吃——这可是弗朗西斯自己说的。

 

评论(1)

热度(23)